主页 > UFO >

你的好长我快等不及了|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

 2021-09-19 15:46    喵喵  

不知不觉,夜已深,兰兰也非常疲惫,这一天对她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一天,从焦急地等待,到看到他大伯不省人事地趴在地上,她以为他要死了,她都快伤心地晕了过去,吓得快两脚发软,还好有乡亲们和葛叔的帮忙,才救了他一条命,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。

 

所以她舍不得离开,她坐在他的床边呆呆地看着他,却发现他脸上有灰尘。

 

于是她拖着疲倦的身体,打来水,浸湿了毛巾,然后拧了开,轻轻地给他大伯擦拭着他的脸,她又不禁,责备起他“看你,胡子八碴也不理一下。一天到晚,忙忙忙,从来不管自己”,兰兰不禁又流下泪来,此时这个单身汉好叫她心疼,他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,却会傻傻地无微不至地照顾她,他的这份情义叫她打心眼里感动。

 

她的手摸着他的胡子“你真傻,为什么为了我,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?”

 

 文学

兰兰等着等着还不见他醒来,她坐在那也不知不觉,头趴在他身边睡着了。

 

第二天,兰兰醒了过来,见自己还趴在他大伯的床上,身上披了一件他大伯干净的外衣,宝宝还在熟睡中,却独独不见了他大伯,兰兰一阵紧张,是不是又要上山打猎,抛下她们母子不管?

 

兰兰跑了出去,见大门紧闭,他大伯应该还没出门。

 

却见厨房顶上炊烟袅袅,并飘来阵阵肉香,哦,他大伯一定在厨房。

 

于是她跑进了厨房。

 

却见他大伯正在锅里舀汤,见兰兰来了,他就跟以往一样傻呵呵地笑着,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,昨晚的生死经历对他来说是件不起眼的小事,但兰兰却无法忘记昨晚那让她心惊肉跳的一夜,她看到了他醒来而且看到了他的招牌笑,一切都回到了从前,她的嘴巴扁了起来,泪水止不住往下哗哗地流,这是高兴的泪,在大骇之后、在极尽悲伤之后的高兴和喜悦。

 

“你……醒……了,喝……汤”张富贵还是一样简短而结巴,他一边说着,一边端着汤递到了她面前。

 

汤,香喷喷的兔子汤吗?看着这兔子汤,兰兰忽而勃然大怒。

 

“谁要喝你的野兔汤”兰兰歇斯底里地叫道,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碗,不是接过来喝,却是一把摔在厨房门外的石头上,碗碎了,汤洒了一地。

 

“你……”张富贵没有料到,见她趴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一个晚上,所以他早早起了床,剥掉野兔的毛皮,洗净兔肉,然而用了一只做成了这香喷喷而充满爱心的野兔汤,他忙活了一个早上,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他被她骂,而且当他的面把碗给摔了,碗碎了,他的心也碎了。

 

兰兰回过身来,看着他伤心而不解的脸,她悲喜交加,跑了过去,扑进了他怀里。

 

她哭了,她紧抱着他,身子在他怀里颤抖,眼泪不断地滴落在他肩头。她悲的是这个人大傻了,哪天他一犯混,还会做这样的傻事,于自己的性命不顾,于她的担心不顾,所以她当他的面摔了那只碗,她知道他伤心,但是没办法,她必须狠下心来,让他从此不要再做这种傻事,她再也不要受那样的惊吓;喜的是,他大伯能走能走,能做早餐,说明他已无大碍,这种喜给她的开心,比吃了蜜糖,还要甜上百倍。

 

张富贵没有料到,她先是当他的面摔了他的那碗充满爱心的汤,伤了他的心,马上她又扑在了自己,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贴近一个女人的身体,他分明感到一对软绵绵的肉球受到了挤压正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。

 

兰兰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哭泣,让他这个从未碰过女人的男人手足无措,他不知道怎么办,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一瞬间有这么大的变化,他不懂女人的心,至少他不懂兰兰的心。

 

他的双手也呆立在半空中,不知道应不应该抱着她的背,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正大哭中的她,所以他还是愣在那,一动不动,生怕一动,兰兰就会离开他的怀抱,就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吧,张富贵心中拜求着。

 

可是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止,兰兰哭罢,两个小拳头像暴雨般敲打着他的胸膛,她一边打着,嘴里还任在念着“叫你上山,叫你不要命,叫你抛下我们母子俩,叫你让我害怕,叫你让我担心……”

 

张富贵算是明白了,原来这兰兰是怪他上山了,他没想到的是兰兰这般担心他,这叫他心里一暖,便任由她的小拳头不断地敲打着他。

 

许久,兰兰也打累了,她弯着腰,手撑在双膝盖上喘着气。

 

“你……歇……会……再……打”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说

 

兰兰抬头一看,这傻大哥被她打了,还笑得不出“你还笑?”,说着,她也被感染了,扑哧一笑。

 

她又站了起来,娇嗔道“你还敢不敢上山?”

 

“敢”张富贵有股傻劲,他是不怕死的

 

“嗯?”兰兰瞪起了眼睛

 

“不……敢……了”张富贵怕她生气,于是摇头

 

“你下次还敢下山,看我不打死你”兰兰威胁道

 

“哦……不……上……了”

 

“你发誓”

 

“我……发……誓”张富贵举起了右掌“不……上……山”

 

兰兰又扑进了他怀里“这就对了,你知道我又有多担心你吗?我以为你被狼给吃了,再给见不到你了呢”说着,兰兰的眼角又滑下热泪,她不知道,这两天,她为他大伯流了多少眼泪。

 

“你……担……心……我?”

 

“是,我担心你,快担心死了,你满意了吧”

 

张富贵听到她的话,开心不已,他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,两只粗糙的手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放在了兰兰的腰上,她的腰肢真细、真柔软,张富贵不禁心旗飘动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interlining-tm.com/UFO/21982.html

本文版权:如无特别标注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