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刘宇以为一顿胖揍不可避免时,卫生间里的陈晓兰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,忽然喊道:老公,是你在外面吗?帮我拿下衣服。 刘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她给我买的器械,今晚就让小三服侍你。 我虽很想和刘慧做,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,还是忍了。毕竟男人,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说完,为了防止史密斯看见自己的部位,死死的夹着雪白长腿,生怕暴露出来。 但哪知道,自己老公竟然酒后乱性,压根就没意识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那火焰灼烧的她身子好难受,裹在黑丝袜里的玉腿不停磨蹭着,也不知是在磨蹭她渴望的存在,还是磨蹭她火起的欲望处。偏偏心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老赵温柔且暧昧的声音在林清清的耳边响起,那热乎乎的气流吐吹着她耳旁的发丝,让她浑身颤栗! 啊 林清清没有注意到自己旁边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随着陈月月的呼吸,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,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。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,感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既然开了这次先例,以后机会多的是,不用太过着急。 想着,他推开了浴室的门,假装摸索着来到了客厅。 很快,晚饭做好了,三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男孩因为剧烈运动,身上还有着汗渍,胸腹间的肌肉相当显眼,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,都是特别能让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。 吴雪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看着小娇那销魂的表情,老林已经兴奋的无法自拔。 随后,阿良已经抱着小娇,将她扑倒在了席梦思床上。 小娇很快就有些意乱情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门没关严,我忍不住趴了上去。 屋内灯光昏暗,莱姨躺在一张大床上,双腿分的大开,衬衫被扯得皱皱巴巴,胸衣也推到了领口。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毕业以后来到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,希望在暂时逃避中自食其力。刚参加工作,我延续了独善其身的习惯,并将个人主义发挥到极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做为一个商界女强人,除了拥有一家令人炫目的大公司之外,我是完全赤贫的,特别是在感情上,30岁以前,我甚至没有谈过一次完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老公和他哥虽是一母同胞,但老公英俊潇洒,大伯瘦削白净;老公妙语连珠,大伯沉闷口拙可是,偏偏老公一事无成,不久前还下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兰子和娟子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,用现在流行语讲,就是闺蜜。娟子是一个很天真的女孩子,有些傻气,还有些可笑。兰子性格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

4年前,堂嫂回家乡生孩子,我代表父母看望堂兄堂嫂。虽然是比较近的亲戚,但却是第一次见她。当时,我刚谈了女朋友,但对女...

2021-05-13  

喵喵